台灣新聞雲報

歡迎分享

歡迎分享

江惠儀用三個多月 紀錄每個半夢半醒時的思緒創作

江惠儀用三個多月 紀錄每個半夢半醒時的思緒創作

照片提供:無限美好文創娛樂

兩屆金曲歌后江惠儀(Joey)推出最新全創作台語專輯《陷眠 Sleep Talking》,「陷眠」兩字以台語發音的意思就是「做夢」、「說夢話」。而江惠儀說,這張專輯的緣起和創作,也的確是由「做夢」開始,其次,這也是年屆「不惑之年」的她,對於家庭、周遭、自我的各方面轉變與發展,彷彿什麼開關忽然運作了起來,從一路持續未知與探索的過程,集滿勇氣而面對自我的感知。用了三個多月,紀錄每個半夢半醒時思緒的台語專輯,江惠儀自己也沒想到,本來不在計畫中的作品,就這樣迅速進行,又很順利「放過自己」的完成,她感謝來自馬來西亞的音樂人,也是此次的共同製作和編曲人-林樂偉,一起催生出這張隨性又貼近呼吸的作品,而這張《陷眠》專輯在網路上獲得許多樂迷和樂評人的喜愛,討論度極高,可能三度叩關金曲獎的呼聲極高。對此,江惠儀說:「如果可以得到肯定,當然是最棒的,但能夠用音樂找到知音,或能提示或感應其他人找到屬於各自的答案,更是令我開心的事。」

照片提供:無限美好文創娛樂

    江惠儀分別在「金曲30」和「金曲三三」二度封后,拿下金曲台語歌后,選秀出身的她,也有過學生時期打工駐唱的歲月,但她很快發現,當唱歌變成工作,就不覺得是件喜歡做的事。身為圈內鳳毛麟角的博士歌手,又在中華電信任職工程師,更曾奪得十大傑出女青年,江惠儀發現保有現在的工作狀態,一邊創作、一邊探索音樂,是最適合自己的,對江惠儀來說,音樂作品是她與世界溝通的橋樑,前兩張奪金的專輯《露螺》和《空》便是她獨立製作而成功發聲的作品。她提及:「初生之犢從心出發的《露螺》、抽離思緒彙集記錄的《空》,這次,讓身體的直覺帶著自己前進。」也讓她為專輯《陷眠》寫下了序言,「心累了,腦袋乏了,這不還有身體嗎。邁入不惑之年,那些自怨自艾、自傷自憐,在我無足輕重的時空裡,不有趣了,而且,不舒服了。那就再找點別的吧。以前沒做過的那種,也不想太多的那種。」

    而談到最新台語創作專輯《陷眠》,她表示「不在計畫中」,但卻「不小心有了」,回想起來,原先只是行將跨越到40歲,內心始終有些迷惘,一直嘗試各種方式去思考釐清,卻仍然困惑。而身為棒球迷的她,某天夢見了一位日本職棒選手,江惠儀說:「8/29那天,在夢中出現的Fujikawa Kyuji(藤川球兒)是個sign吧。」而這位日職阪神虎投手藤川球兒,夢中那個給Alex的直球宣言{註},竟然也給了江惠儀啟示,也可以說是「當頭棒喝」,使她有了領悟,「對於人生不論如何,『面對』就是了,即便不一定有答案,不一定是曾經想像的結果,但勇於面對和接受未知的過程很值得,很療癒,也會驚覺自己的成長。」

照片提供:無限美好文創娛樂

這讓她突然有了靈感,用未曾嘗試過的方式,和自己的思緒與情緒「直球對決」,在一邊創作的過程中,更開啟了江惠儀的心靈,源源不絕催生出可出版整張專輯的創作量,江惠儀自述:「希望自己可以跟藤川球兒一樣,帶著自信迷人又不失禮貌的微笑,給這些自擾的雜亂思慮一場直球宣言。」而那段時間,她總在床榻睡前、清晨醒來,甚至是寤寐之間,只要有了靈感,她就起身奮筆疾書,將旋律和歌詞寫下,而這也是她將專輯取名為《陷眠》的原因,相當切題而有趣!

    江惠儀笑說,由於出片不在規劃內,本來要去放大假的經紀人,得知她突然密集創作,又在三個多月中就完成編曲、配唱和製作,都覺得不可思議,也放棄假期陪她投入專輯上架事宜,可說是一段始料未及的美好冒險,而無獨有偶,除了無預警快手蹦出了心血結晶,江惠儀也分享了另一個「意外」。在邁入40歲當下,驚覺自己體能和健康狀態大不如前,原本只和同事打打籃球,沒想過也覺得自己不可能會喜歡健身的她,開始接觸重訓,生平首度向健身房叩關。而且當時只是想「逼」自己去做這件事,沒想到一練居然上了癮,也越來越能體悟到「專心把自己逼到極限」的樂趣,從本來一週去一次,到變成兩次、三次,到現在只要有空就想去摸一下器材,江惠儀不但變得結實,也瘦了不少,她笑說:「此生沒想過,我居然會把ptt重訓版加入最愛!」

歡迎分享~~

Facebook
Twitter
LinkedIn
WhatsApp
Email

更多新聞

外部連結

影音

廣告欄

廣告頁